当前位置:上班族>职场充电>管理>正文

马云与张维迎、陈晓萍谈管理:CEO该做什么?

2015-01-08 来源:上班族网 责任编辑:kenny 点击:

分享到:

马云与张维迎、陈晓萍谈管理:CEO该做什么?

马云认为,“文化价值体系”是阿里的命脉。所谓体系,就是要落到实处的方法论,而把“文化”与“价值”融合到一起,可以感觉到马云在把阿里高度人格化。

对于企业而言,用户就是你的价值观。文化更像是价值观的解释,即你何以拥有这样的价值观。阿里的文化和价值观来源于马云的“道”。“道”即规律,就像张瑞敏说的,闻道在先,术业专攻在后。无论是管理模式、组织文化、战略制定,这些都是“道”生出的“一、二、三”。

本文是华盛顿大学的陈晓萍教授和马云在2013年亚布力的一次对话,参与者还有经济学家张维迎。原文题目为《文化价值体系是公司生存的命脉》,发表在《中国管理新视野》2013年9月刊上。

以下为对话记录:

文化价值体系是公司生存的命脉

参与者:马云,陈晓萍(华盛顿大学),张维迎

陈晓萍:马云,你好!好久不见了,今天在亚布力见到你很高兴。我想先请你描述一下管理哲学、管理思想、管理风格,并且谈一谈你生命中哪些比较深刻的经历影响了你的这些管理风格、管理思想和管理哲学。这个题目很大,你可以海阔天空敞开谈。

马云:我自己觉得中国管理的思想,虽然这30年来有发展,但没有根本性的重大突破。这是我对自己和我边上所有人的观察得出来的一点总结。我发现一个国家的发展和一个企业的发展在很多时候很相似。比如美国的整个政治体制都是建立在以基督教为主的宗教信仰的基础上的,由此也形成了美国企业管理的体系里面有许多与宗教信仰相像的东西。比如你去看美国企业的运营制度体系,和教会制度有相似的地方,很有意思。再看日本,他们的文化中的精致细致管理也是一样。但在中国,由于我们这30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加上本来这个国家缺乏信仰这种东西,所以我们的管理常常是今天从这里拆一点,明天从那里拼一点,并没有形成自己的东西。文化宗教信仰是文化的根源,是管理背后的理念和思想,这是这几年我花很多时间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假设阿里巴巴要发展,就必须要有一套管理思想,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一种强大的、生生不息的文化作为源泉,就不可能产生这样的管理思想,那样麻烦就很大。你今天学美国、明天学日本,你学的都是术,不是道。何谓企业之道、天地之道?你可能发现我神叨叨一会看道家、一会看佛家、一会看儒家,我确实是什么家都看。看完之后我发现,在中国古老的文化里面,从太极哲学里面,我感受到了很多有意义的东西。

陈晓萍:你能说一下太极文化中的哪些思想让你感到特别有意义吗?

马云:其实太极里面,阴、阳、盛、衰、变化,这些东西贯穿了整个企业运营管理上的哲学。比如变化,变和化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互相关联;同样,教育二字,教和育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教的是知识,育的是文化;教是学校的责任,育是家庭的责任。学校以教知识为主,家庭主要以育为主,这就是文而化之,才是我们最终要得到的东西。我自己在最近四年想了很久,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东西,那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或者整个价值体系。我提出了信仰这个概念,信就是感恩:感恩今天、感恩昨天,仰则是你对明天的敬畏,你对未知东西的敬畏。有了这个信仰,把它放到文化里面,就形成管理体系的价值核心,然后所有的管理都按照这个价值核心来设计。

两个独特经历:当老师、学外语

马云:我觉得我的管理思想可能与我当老师的经历密切相关,是这个经历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老师,但是我肯定是个好老师。我成不了中国最好的老师,所以我后来就出来做企业了,但在企业里我却把当老师的概念套用进来了。天下所有的老师都希望学生超过自己,所以我跟其他企业家差别最大的地方可能就在这里了。很多企业家怕下面的人超过他,尤其职业经理人,怕自己的位置不保。我刚好相反,当我发现下面的人比我强时,我就想早早地训练他让他超过我。这是老师的特点。

老师永远希望自己的学生取得成就,比如这个学生当了教授,那个学生当了县长,那个学生当了大老板,老师就会无比骄傲,好像自己当了一样。从来没有一个老师希望自己的学生不好,比如说,我这个学生怎么抓进去了,那个枪毙了或者判了3个月,太不光彩了。所以我从来不跟招聘来的年轻人争风头。当有人说谁谁动了你的地位,功高镇主什么的时候,我就说我是老师啊,这是我觉得应该做的。

我的经历中另外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我学英文的经历。我从小就学英文,而且不止是学语言,更多的是学文化,因为我从13岁开始就在西湖边找老外聊天,一边带他们游览西湖,一边和他们练口语。

陈晓萍:你太厉害了。我那时也在杭州,但根本没有这个胆量主动找老外用英语聊天。

马云:我在香格里拉门口呆了9年,每天早上5点钟起来,就去香格里拉饭店,在那9年中,我几乎没有停过一天。在和老外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学校教的、爸爸妈妈讲的跟老外讲的不一样,我就开始进行自己的思考,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今天不管谁跟我讲话,我都会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一下。这个经历使得我对外面的思想比较开放,对西方的观念容易理解。我最讨厌中国人说老外不行,老外怎么怎么不行。但是我们自己呢?我们自己又行在哪里不行在哪里呢?就是通过这样的反复思考,我在公司里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以太极、道家、佛家思想为基础的管理体系,我虽然没直接这样提,但里面都是吸收了这些思想的营养;它们是营养源泉。

此外,教育的经历使我对人才的招聘、训练、培养、激励都兴趣十足;这是我工作的乐趣。我曾经当过班主任,而当班主任无非就是三件大事:招到好学生,如果学生不好,要么把他/她“修理”好,要么让他/她走人;就这么两个办法。但在学习英文的过程中,我懂得了西方的制度、道、法术。我觉得西方在方法上很牛,所以我就从西方吸收了很多管理的系统和法理。但是我认为我们没办法走西方的道,因为西方的整个文化根基和中国的大相径庭。所以我以中国文化的根基、融合西方的法理,然后让年轻人、让那些员工和基层干部去创造术,而不是我来做术。我们很多老板喜欢自己造术,自己造术人家会依赖于你,你自己要建的是理,你自己要寻找的是根,是你公司文化的源泉。我马云没这个本事去构建文化本身,怎么可能?!

Copyrights © 上班族聊天交友网 www.shang89.com 版权所有 2011-2017 粤ICP备14056131号-2